中宣部弄巧成拙 全国人民关注江泽民卖国历史(图)

2016-07-18 07:54 作者: 清元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民间要求审江(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07月18日讯】设于荷兰海牙的国际常设仲裁法院7月12日公布“南海仲裁案”结果,否定中方南海“九段线”主权,习近平、李克强罕见在当天发声,强调不接受此项裁决,将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

中共江派常委刘云山控制的宣传系统高调“开火”炮轰,煽动民意,并以“战争”作威胁,一来转移民众注意力,缓解江派成员巨大的“反腐”压力,二来给习、李当局“和平解决”的立场搅局。

中宣部控制的媒体7月13日的报章几乎清一色以南海裁决作为头版,斥责裁决完全无效,炮火味浓。

《人民日报》的“休拿‘废纸’当令箭”一文狠批裁决是为迎合菲律宾及“国际上某些势力”,并分析仲裁法院的组成及背景,认为仲裁案本质是“由美国背后操纵、菲律宾前台表演的闹剧”。

大连《半岛晨报》以大字标题“一张废纸一场闹剧”形容裁决案,其余不少报章就以“不接受、不承认、不执行”作为头版大题;《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和“钟声评论”,不点名批评美国,钟声评论称仲裁庭“从一开始就偏离公正客观方向,沦为某些国家和人士的私器”;中共军报在头版发表评论文章认为,仲裁法院“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挑衅”等。

7月14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声称“拿南海向中国施压,会让南海成为战争的摇篮”,中共军方将领在《环球时报》扬言“如果南海开战,美国多少航母都将回不去了”。

然而,在自媒体、微信朋友圈中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这几天,朋友圈中流行的文章《中国版图是“雄鸡”还是秋海棠叶》、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关于“决不让老祖宗留下的疆土有半寸丢失”的讲话等都在直接的影射江泽民的卖国历史。

江泽民把相当于40个台湾的中国土地拱手给了俄国

江泽民上台后,曾于1991年、1994年访俄,与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中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和叶利钦签订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简称《议定书》)。2001年7月江泽民再访莫斯科,与普京签定《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以条约形式肯定两国国界线。这些协议都是秘密签订的,国内民众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俄方发布公告以后,中国人才知道自己“老祖宗”留下的江山被出卖了。

1999年12月9日签订的条约,《人民日报》在当月11日只有一百多字的简短介绍。

江泽民所签的条约,默认沙皇和满清签订的九项不平等条约,使中国永远丧失约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包括外蒙),新疆与俄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国的黑龙江最西部、黑龙江和吉林北部交界处、以及乌苏里江、图们江出海口北部,全划给俄罗斯。而这些土地,是苏联领导人列宁曾两次发表政府声明要归还中国的。

以上几项协定中涉及的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总和,也相当于数十个台湾,其中包括几大块,一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的“外兴地区”,六十多万平方公里;二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包括海参崴40万平方公里;三是唐努乌梁海地区,17万平方公里;四是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

该《议定书》彻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间中俄边界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承认了从中华民国到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的中俄不平等条约,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不仅如此,《议定书》还将大片未经签约而被沙俄强占的领土永久性地划归俄国。

协议签署后,江泽民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命令中共边防军后撤,500公里不设防。

江泽民卖国是为了掩盖其曾加入克格勃远东局、做过俄国间谍的历史

1945年苏联军队突袭东北,获得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江泽民曾接受培训的青年干训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此后在江留学苏联时,苏联情报部门查看江的档案,发现了江充当汉奸的历史,便威逼利诱将其发展为远东局特务。1991年5月,当江以中共中央总书记身份出访苏联,在参观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巧遇”当年让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苏联色情间谍克拉娃。而这个身份一旦暴露,无论是江还是中共都可能会立即垮台。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不管牺牲多大的国家利益,江都要跟俄罗斯做这笔交易。而中共在江签署条约后,也怕公开条约详情导致自己垮台,这是中共内部在后来了解情况后不肯追究江责任的原因。

《江泽民其人》一书说:

江泽民卖国的动机,同秦桧卖国求荣如出一辙:其一是力求自保,保自己的间谍历史不被公开;其二是求荣,求得俄罗斯对自己政治权势的支持。江泽民采取了非常卑鄙的手段。中共同俄罗斯的领土谈判一直在进行,其中的关键是谈判底线的确定。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另搞一套,把邓小平的调子当幌子,私自确立底线,黑箱作业,搞先下手为强,并尽可能封锁消息,隐藏很深,包括中共内部高层都不知详情。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高层人士,特别是军方高级将领,如迟浩田等了解到部分事实真相后,江泽民就开始耍赖,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把个人的责任与中共存亡捆绑在一起,逼人缄口。这时,面对绝对可以引发全国抗议的政府卖国行为,中共害怕了,维持权力统治成为了他们共同的最高利益。于是,2005年6月,在把大部分黑瞎子岛彻底送出、仅拿回一点儿土地后,江泽民立即指示开动国家机器,把相当于他所出卖领土万分之一面积的利益,夸大成40年谈判巨大成就,中共也上下大肆炒作,以点盖面,掩盖其真正的卖国行径,欺骗人民。江与中共沆瀣一气、互为利用找到了共同感觉。

现如今,苟延残喘的中共已经保护不了恶贯满盈的江泽民,无论是法轮功学员大面积起诉江泽民,还是全世界人民聚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全国大洪水到领土争端,再到“反腐运动”的最终指向,江泽民已经被舆论一遍遍的抛出,江接受历史的审判已经是注定发生的事实,在巨大的历史车轮碾压之下,莫要受蝇头小利的迷惑,充当其陪葬。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