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队伍也烂透 安徽纪检组长搞权色交易(图)

2018-04-29 09:37 作者: 晏清流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两会期间互相说笑的男女官员。
中共两会期间互相说笑的男女官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4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中共安徽省纪委驻原省卫生厅纪检组组长吴敦武日前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他被通报涉“接受异性有偿陪侍”,网友直指就是嫖娼。专责反腐的纪检官员嫖娼及搞婚外情、权色交易等已不少见。近年更有不少官员因此患上性病。

4月27日,安徽省纪委监委公布,退休4年多后落马的中共安徽省原省卫生厅党组成员、省纪委驻原省卫生厅纪检组组长吴敦武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吴敦武被指“接受异性有偿陪侍”,搞权色交易,收巨额贿赂等。

吴敦武被明确点出“出入娱乐场所,接受异性有偿陪侍”,引外界关注。有网民“隔壁老王”表示:“嫖娼就是嫖娼,说的那么深奥干嘛。”

中共党员淫乱已成风气,本身负责反腐的官员也毫不落后,亲自搞婚外情或嫖娼。

2016年12月29日,中共四川省纪委官方网站发布消息:四川省德阳市委原常委、市纪委原书记刘锐进行嫖娼活动,涉嫌“严重违纪”,已对其进行立案审查。

据报刘锐大约在当年12月7日前后,同来自遂宁的朋友在成都一家大酒店消费时,接受“特殊服务”,被当地警方当场抓获。

《北京青年报》2016年12月30日刊文称,刘锐不是第一个嫖娼的纪委书记。在他之前,还有一位官职比他更大的浙江原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华元。

文章称,2009年王华元被双开,他的罪名之一就是嫖娼。而有趣的是,在王华元被发现嫖娼之前,一次,有人向他虚假举报其下属受邀与他人去桑拿,他痛骂下属沾腥,骂得手机都被砸烂了。被骂者当时则心脏不适。

此外,属于纪检监察系统官员嫖娼的还有,海淀区纪委监察局官员卢延庆2010年在海淀区某发廊内嫖娼被抓,随后被“双开”。今年8月,云南省云龙县政府网站发布消息,中共云龙县关坪乡纪委书记徐应龙被双开,其在外培训期间嫖娼被抓。

2013年上海市高级法院4名官员在夜总会集体嫖娼事件,涉事4人也有纪检官员,包括上海高院民一庭庭长陈雪明、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纪检组副组长倪政文、民五庭副庭长王国军。

也有被女儿举报的。2015年7月,有网帖举报怀化市委巡视组副组长滕树旗吃喝嫖赌、包养情妇,发帖人称是滕的女儿。当年12月,中共怀化市纪委官网发布消息,对怀化市委巡视联络办公室原副主任滕树旗双开处分。

江泽民带头淫乱 官场性病流行

除了嫖娼,近年被曝光的中共官员婚外情、权色交易更为严重,以致性病流行。

江泽民当政期间以“色情治国”,带头淫乱,传江泽民除了正室王冶坪外,还有黄丽满、陈至立、李瑞英及宋祖英等众多情人。其中军中歌手宋祖英在江泽民掌权期间大出风头,江、宋淫乱丑闻尽人皆知。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就人称“百鸡王”,多方报导称,周永康的情妇涉及中共央视、军方等多个系统。有媒体称周至少有29个情妇,甚至有报周永康至少与包括女主播、模特儿等约400名女性有染。周永康堪称大淫虫,妻子贾晓烨比周小28岁,原是央视经济频道记者,两人2000年结婚。

海外媒体曾报,周永康从2005年3月以来就长期患有性病。

香港《争鸣》杂志2017年2月号披露,在秦城监狱、燕城监狱服刑的570多名地厅司局级或以上省部级高官,有460多名患性病接受治疗,包括副国级郭伯雄、令计划,省部级万庆良、苏树林、朱明国、周本顺等。患性病官员占在押者的八成。

据《动向》杂志报导,2015年3月被宣布病死的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并非死于膀胱癌,其实是死于艾滋病并发症。

报导说,徐才厚私生活极其糜烂,即便在患性病期间,徐才厚依然寻欢作乐,每周单日晚上除出席中共中央军委会议及政治局会议外,连其本人主持中央军委总政会议中,一到某个时刻就会让总政主任代行主持,借口有“军委主席召见”或出席政治局会议等外出“作乐”。

2014年7月12日病亡的云南省副省长孔垂柱被指早于2009年就染上艾滋。港媒凤凰网透露,孔垂柱、沈培平和云南省另一个现职高官有三个共同情人。当孔垂柱被查出感染艾滋病,他的情妇们因此要悄悄地去检查。并引发云南官场官员人人自危。

2017年8月2日,中共中纪委通报对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立案审查。张被指涉及利用巡视权违规干预插手被巡视单位相关工作,涉受贿等等。港媒曾曝光其涉利用职务“以贪反贪”大肆索贿泄密,以及借机淫乱并患上性病等丑闻。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