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朝精英和士兵冒死脱北 动摇金正恩政权

不断有朝鲜士兵冒死越过韩朝非军事区投诚以及大量朝鲜精英脱北,暗示金正恩政权的不稳定。( 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93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近期朝鲜士兵越过非军事区脱北现象成外界焦点。金正恩下格杀令也挡不住。《日经新闻》引述一名脱北者说,最前线士兵脱北其性质与单纯脱北不同。若不断出现,不仅会降低部队士气,朝鲜国家体制的不稳定也将表面化。

不只是士兵,备受外界关注的另一个现象就是近年来出现了朝鲜精英的“脱北潮”。《华盛顿邮报》在对多位脱北者跟踪采访后称,和过去因为饥饿脱北不同,现在很多人脱北是对金正恩政权的希望已经完全幻灭。

脱北的前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表示,金正恩最害怕的就是朝鲜人民。他说:“在朝鲜人民集体表现出愤怒与挫折的瞬间,朝鲜体制将会立即土崩瓦解。”“尽管朝鲜人民在金正恩的恐怖政治统治下,压制住了这种抵抗心理,但无法永远持续下去。”

不顾金正恩威胁 朝鲜士兵仍冒死投诚

11月13日,一名吴姓朝鲜士兵在枪林弹雨中冒死穿过韩朝非军事区(又称板门店、DMZ),向韩国投诚。随后几天内,金正恩不仅下令撤换朝鲜在板门店共同警备区(JSA)的所有警备兵力,还派人在板门店挖沟。据称,金正恩还让人在边境架设了重型机关枪。

 

 

在朝鲜内有大量线人的韩国“Daily NK”(今日朝鲜)新闻报导,两江道消息人士称,金正恩在吴姓士兵投韩10天后视察边境时下令,“发现背叛祖国逃到国外者即可射杀”。此举是为了防范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消息人士认为,金正恩的这些举动表明他非常关注士兵投诚事件。

但外界看到,金正恩的挖沟及格杀令似乎并没有阻挡住朝鲜士兵的脱北意愿。在吴姓士兵投诚一个多月后,另一名士兵于12月21日在大雾遮掩下越过非军事区向韩国投诚。

这是今年以来的第三起朝鲜士兵越过非军事区投诚事件。韩、朝非军事区一向被认为是全球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选择穿越非军事区脱北的朝鲜人几乎很少。BBC报导说,过去十年,平均每年大约1,000人从朝鲜逃到韩国,只有少数人选择穿越这条有高度风险的逃生路线。

韩国《中央日报》11月29日报导了吴姓脱北士兵的故事。这位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身中五枚子弹。报导称,他以自己的身体向外界证实了朝鲜恶劣的生存环境。救他的韩国医生表示,该士兵明显营养不良。医生在他空空如也的腹中,发现了大量的长约27厘米的寄生虫。这比一百句证词都更有说服力。同时影射了朝鲜政权的软肋。

一名消瘦的朝鲜士兵在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岸守卫。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由于金正恩耗费钜资发展核武,让老百姓和士兵长期面临饥荒。咸镜北道消息人士表示,疲惫饥饿的士兵经常被迫到百姓那里偷食。

朝鲜军队存在饥饿问题,底层民众生存就更加艰难。福克斯新闻报导说,脱北女孩格蕾丝回忆说,在成长过程中,经常挨饿,她的二个弟弟被活活饿死。她和家人曾连续10天没有任何食物,只能喝水。他们甚至抓过老鼠熬汤生存。

韩国国防部2012年的统计资料显示,朝鲜过去为研发核武器耗费11至15亿美元,足以让朝鲜居民购买1至1年半所需的粮食!朝鲜在2012年后的这几年频发导弹,其开销可想而知。

精英层对金正恩越发失去信任

金正恩2011年底上台后,朝鲜民众投奔韩国的人数显著增加,而且来自精英阶层的流亡者骤增。

台湾《自由时报》报导,韩国统一部数据指出,2001年前表示自身在朝鲜属于中上生活水平的脱北者仅23.5%,2014年后该数据则提升至66.8%,显示朝鲜中上阶层人民也希望寻求更好的生活机会。报导指出,这象征了金正恩体制不稳因素正逐渐扩大。

一位脱北精英人士曾对CNN记者说:“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朝鲜中上阶层民众不信任金正恩。我打算离开朝鲜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看到张成泽被处决之后,我想:‘我要快点离开这个人间地狱。’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脱离朝鲜。”

他还表示,在朝鲜,害怕死亡、试图逃跑的人比愿意继续留在金正恩统治下的人更多。

金正恩近期再次肃清亲信。韩联社报导,韩国国家情报院11月20日说,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第一副局长金元弘等高官将领被金正恩处罚,罪名是“态度不纯”,此举令外界大为惊讶。因为黄炳誓一直被视为金正恩的亲信和朝鲜大权在握的人物之一。

朝鲜人权信息中心主任尹汝常透露,2016年就有几十名属于精英阶层的朝鲜驻外人员投奔韩国,不少创汇官员不堪日益加重的上缴任务而一走了之。尹汝常解读说,这是朝鲜内部外汇紧缺的讯号。

韩国KBS曾报导,朝鲜军方一名少将及两名家属于2016年7月中旬携带原本要上缴给金正恩的4,000万美元在中国脱北。

前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公使太永浩2016年夏季脱北,引发外界极大关注。太永浩前几年曾极力维护朝鲜金氏政权的形象,甚至指责外界对金正恩统治的报导是“完全扭曲”。因此,这位朝鲜精英的突然脱北,令人感到意外。

太泳浩脱北后说出了心里话:“我必须离开这个体系,不仅离开,为了我的家人,我必须推翻这个制度,也为了我(被处决)的同事。”

太永浩还透露“在金正恩的高压恐怕统治下,朝鲜人民过着悲惨的奴隶生活”,他对其体制深感绝望:“在朝鲜,职位越高受到的监视越严重,连家里都会被安上窃听器。2015年4月前人民武力部长玄永哲被处以极刑,就是因为在自己家里说的话被窃听了。”

前朝鲜外交官太永浩透露,在朝鲜,职位越高受到的监视越严重,连家里都会被安上窃听器。图为2017年1月25日太永浩在首尔外国记者俱乐部与媒体会面。( Ed JONES/AFP)

长期从事援助脱北者与朝鲜民主化事业的韩国人权运动家金永焕指出,精英层动摇现象,从金正日时期就已出现。金正恩上台后,多次展开对精英阶层的肃清行动,加深他们的不安感。

出身朝鲜人民军大尉的金圣玟向BBC证实说:“现在不只一般居民脱北,连位阶高的人也脱北了。”金圣玟在韩国成立自由朝鲜广播电台,长期从事对朝播音,积极投入反体制事业。

“我认为是精英阶层认为金正恩体制已经没有未来了。”他评价道。“很明显的,上流层正在动摇,而这样的脱北行为,对周遭同阶层的人来说,会产生莫大影响。”

金圣玟呼吁,韩国不该对协助遣返脱北者的中共抱持缄默,有必要在人权上发动进一步的“攻势”。

金氏政权和民众鸿沟在加大 或有崩溃危险

《华盛顿邮报》11月17日刊文,记载了对25名脱北者进行6个月的跟踪采访。报导称,越来越多的脱北者不是为了饥饿而脱北,而是因为他们对朝鲜政权的希望已经完全幻灭。

一名脱北的大学生告诉华邮说,没有人再幻想朝鲜政府能为他们提供什么,每个人都必须自寻生路。

《商业内幕》报导称,由于朝鲜基础设施不再支撑民生,普通百姓的真实生活和朝鲜政权所要求的“绝对忠诚度”之间出现裂痕,这可能会使金氏政权出现崩溃的危险。

《纽约客》的外国记者奥斯诺斯(Evan Osnos)说,尽管在朝鲜可能会因为看韩国节目而被处死,但朝鲜精英层说话带着韩国口音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表明他们还是能够接触到外部信息。

朝鲜因金正恩发展核武而遭到国际制裁,使得民众增加对金正恩政权的怨恨。“Daily NK”新闻说,为了防止老百姓去毁坏金家领导人的画像和雕像,金正恩下令对其加大安全保护。

太永浩说,金正恩政权和普通民众的鸿沟逐年在扩大,有朝一日,双方就像一个橡皮筋一样会断裂。“我觉得不到十年这一天就会到来。”

从内部瓦解金正恩政权?

多数脱北者在逃跑前都曾在朝鲜以不同的形式秘密地获得外部信息,从而让他们产生对自由的渴望。

位于韩国的“Daily NK”每天制作约3小时的节目,向朝鲜人广播,内容包括邀请专家分析朝鲜社会现况、解读朝鲜官方报章《劳动新闻》、教育自由民主等理念、邀请脱北者分享脱北历程,并会分享世界新闻等,其中也会谈到韩国的流行文化。此节目地目的是告诉朝鲜人外边的世界是怎样,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

在朝鲜最前线的士兵,有机会听到韩国播放的批判朝鲜体制的广播内容。这些士兵在明白真相后,就会出现冒死也要进行脱北的现象。

首尔大学教授安炳延(音)曾问脱北外交官太永浩“金正恩最害怕的是什么”,太永浩回答:“朝鲜人民。”

该教授认同说:“比起外部势力的介入,金正恩更害怕朝鲜人民的抵抗。”“苏联解体的原因就是内部根基的瓦解,而非其它外部因素。”

太永浩11月1日在美国国会出席听证会时,讲述了朝鲜人民获得真实信息的重要性等。他呼吁美国向朝鲜人传播有关金正恩真实情况的消息,打破金氏政权所塑造出的“伟人神话”。他认为,一旦朝鲜人民了解真相,开始觉醒,就有可能站起来对抗专制。

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表示,美国确实应该加强对朝的真相传播,“我们要告诉他们政府有多腐败,人民如何挨饿受苦,以及他们的人权每天如何被侵犯。”

太永浩还透露已有很多朝鲜人逐渐接触了自由思想和自由经济,并不再盲目接受独裁政权的洗脑,越来越多地观看“非法入境”的韩国节目。朝鲜境内可以取得携带式数位装置以及可轻易隐藏的记忆卡。这种SD记忆卡为“鼻子卡”(Nose Cards),因为可以把它插入鼻腔,在搜身检查时躲过侦测。

太永浩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金正恩独裁政权可能比人们想像的更加虚弱。虽然他在国内实行高压恐怖统治,但想要控制这些具有自由思想的人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在朝鲜,民众为了自寻生路,近年来出现了“市场经济”。太永浩说,自由市场的力量正在朝鲜蓬勃兴起。越来越多的朝鲜人习惯了自由和资本主义方式的市场经济,国营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会逐渐被人遗忘。

《商业内幕》11月20日刊文以冷战为例强调说,自由市场或令朝鲜解体。冷战是美、英为首的资本主义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对峙。文章称,虽然双方当时都有大量的核武器,但最终并不是军队打败了共产主义,而是资本主义。而在数十年后的朝鲜,朝鲜内部的自由市场可能会使朝鲜出现和苏联类似的情形。

韩国《中央日报》报导,东帝汶前总统霍塔(Jose Ramos-Horta)相信朝鲜终究会露出曙光,“没有光的黑暗隧道终究会有尽头。正如在历史中学到的一样,殖民统治也结束了,希特勒的独裁也被瓦解了。正如在‘阿拉伯之春’中目睹的一样,朝鲜的变化也将从其内部开始。我相信朝鲜居民对变化的渴望将会改变朝鲜。”

东京早稻田大学朝鲜问题专家俊光茂村(Toshimitsu Shigemura)教授认为,在朝鲜内部发动政变不是不可能,但会很艰钜。他表示,自1992年以来,朝鲜至少发生三次政变未遂事件,最近一次在2013年,如果军方对金正恩领导层的不信任感更为扩大,那么另外一个政变是很有可能的。但现在的困难度加大,因为所有朝鲜官员的电话都被监听,他们的一举一动被非常严密地监视,想要联手发动政变非常艰巨。

金正恩活动次数减三成

韩联社报导称,从今年1月1日至12月28日金正恩的公开露面次数为93次,同比减少30%,为执政以来的最低纪录。

早在今年上半年,外界就已经注意到金正恩公开活动的次数减少。《日经新闻》在6月16日的报导称,韩国情报机构国家情报院(国情院)6月15日透露,金正恩在2017年1月至6月15日的对外公开活动仅为51次,同比减少了31%。国情院分析认为,这是因为朝方担心直接瞄准金正恩的“斩首行动”,对此加强了警备。

报导称,金正恩的公开活动以2013年的224次为顶峰,随后次数逐渐减少。国情院表示,金正恩正动用情报机构,积极搜集有关斩首行动的信息。金正恩参加公开活动时多选择凌晨时段,访问地方城市时也不坐专车,多乘坐干部车。

今年10月,丰溪里核试验场地下隧道坍塌,造成约200名朝鲜人死亡。从10月开始,韩国科学家一直对30名脱北者进行研究。发现4人的染色体显示不正常,符合暴露在辐射下的症状。

近日韩国还发现一名脱北的朝鲜士兵体内发现炭疽抗体,引发了外界对朝鲜民众可能遭遇的另一恐怖问题的担忧。有报导引述消息指,朝鲜正计划将致命的炭疽病植入洲际弹道导弹。

朝鲜民众早已看透金正恩不愿放弃核武,不顾老百姓死活的做法,他们不满地说:“用发射火箭的钱买粮食吧。”#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12-31 9: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