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生命中亮起了一盏明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记得我刚几岁的时候,总是痴痴的想:这世上的人是从哪里来的呀?这世上所有穿的、吃的、用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呀?我又是怎么来的呀?我问过大人,可他们也不搭理我。我童年时代老受人欺负,老是吃亏也从来不敢反抗。我的老师曾对我的父母说,“你这孩子太老实了!”父母也认定我长大后不会有出息。有时也听父母说:“你说某某(指我)聪明吧,她连别人占她便宜,她都不知道;可你说她傻吧,她又喜欢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上初中以后,我发现当别人评价我“老实”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蔑视的眼神,每每此时,我就会很自卑。为了让别人看得起,我努力的学尖、学狡猾,也学会了随波逐流。无论我怎样追求名利,可在我心灵的深处,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生命真谛的追寻。看到别人都在为名利奔波劳累的时候,我就在想,人们奋斗的结果不也就是出人头地?就算是出人头地了,能享受几十年,最终也躲不过一死;更何况大多数人奋斗了一生,也没享受到人间的荣华富贵,还弄得心力交瘁。难道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吗?太可悲了。有时听到别人说:“走,去打发时间去!”我心里就难受。古人不是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吗?而有人却要把时间“打发”掉?也常听到有人感叹:“人生太没意思了!”这不是我要的人生!在冥冥之中,我感到我会等到真正的人生。

二零零六年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年,就在这一年,我真正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得法后的喜悦心情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得到的瞬间的满足感,与得到至高无上的大法的幸福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得到宇宙大法的喜悦感是一种高尚的、超脱的幸福。有时我会感觉常人社会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心中只有大法。每天早晨起床,不论天气好坏,我的心都是快乐的。得法后有人曾对我说:“共产党不让人炼法轮功,说明你们法轮功不好,你就别炼了。”我说,共产党告诉我葡萄是酸的,可我亲自尝到的葡萄是甜的;共产党说法轮功不好,可我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共产党说的都不算,我想要什么自己说了算!也有人问我,法轮功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我今天就说说法轮功(法轮大法)给了我什么。

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

我从小就有头痛、失眠、腹泻的毛病。成年后又多了个一旦感冒总不见好的毛病。去医院检查,说是脑供血不足,还有胆汁反流性胃炎、糜烂性胃炎,中医说是虚症等等。经常在街上走着走着,就突然感到心慌、气短、全身冒冷汗、眼前一黑,人就坐在地上了。

几十年吃了不少药,可就是不见好转。修炼法轮功才半个月,所有这些症状都不见了。单位同事都知道,我曾经是“药罐子”,都知道我以往夏天还穿毛衣的。我从修炼大法至今没再吃过一粒药,家里所有的药全扔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仅仅从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身体这一点上讲,我修炼都是值得的,更何况,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将给我无比殊胜的美好的一切!

法轮大法让我了悟人生真谛

我的身体在我真正下决心修炼的半个月后就康复了,这在修炼前,我是无法想象的。要不是亲身经历,我是不会相信的。怎么可能呢?医生看病、开了药方,那药还得吃進去了才会有效呢,而我这连功还没开始炼,只是看了书,内心向往了大法,这病就好了。人世间任何一本书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由此我断定,《转法轮》是一本远远高于常人层次的宝书,用常人的知识是无法诠释的。

随着我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生命的真相。我过去听到有人谈人生的意义时,我就在想,人生再辉煌,也只是几十年,最终都只有无奈的走向死亡,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抗拒的。从这个角度上说,谈人生的辉煌、人生的意义,又有多少价值呢?我曾经无数次的想:人的生命能永恒多好,怎么才能让生命永恒呢?永恒的生命还能比现在的生命美好,那多好啊!

看了《转法轮》之后,这一切都有了答案。生命真的能永恒,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炼、去做,得到永恒的美好生命已不是幻想。过去听老人们说的“做好事上天堂、做坏事下地狱”,是有道理的。

我也能做个好人

记得读小学二年级时,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英雄人物”的故事,我趴在课桌上感动的哭了。我从小就敬佩刚直不阿的好人,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个这样的好人。后来知道了中共邪党宣扬的那些“好人”,有些是杜撰的,有些是根据它的需要而歪曲了事实真相的。再看看现实社会,好人难以立足,于是只能随波逐流了。

看过《转法轮》之后,我才懂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如果我从小就知道这一标准的话,就不会认为自己容忍别人是傻了。其实我小时候的“老实”才是纯真的。几十年来,在我的心灵深处从来都想做好人,一直在追寻如何做个好人。直到得了大法,才真正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我欣喜地对自己说,我也能做一个好人,再也不会被人世间的乱象迷惑,再也不会被世人的观念所左右。我第一次感受到我能主宰自己的思想了。尽管有人因受中共邪党所骗对我修炼法轮功不理解,尽管迫害我的人辱骂我、讥笑我,可我想,我才是堂堂正正的好人。我之所以没有被邪恶吓唬住,没有被谎言欺骗,是因为我心中有一盏最亮最亮的明灯——法轮大法。

世人都知道只有法轮功这里是一片净土,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哪怕是在看守所、监狱那种邪恶的环境中,都能看到大法弟子帮助别人的身影。我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期间,我和两名大法弟子关在一起。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在大冬天把自己的棉衣、棉鞋给监舍里其他的人穿,自己穿单鞋、穿破衣。看守所的在押人员一般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走的时候都是临时通知,很仓促。那人走了,留下了大法弟子给她穿的衣和鞋,这位大法弟子就把衣服、鞋子洗干净,再给别人穿。就在她洗衣、洗鞋的时候,很多在押人员都看到这位大法弟子的手上冻的大口子在往出淌血。这位大法弟子还拿出五百元钱帮助贫困的在押人员。只要是有大法弟子在的监舍,大法弟子都会给新关进来的人买日用品。

后来调整了监室,有几个大法弟子所在的监舍有个瘫痪的人。没人愿意帮忙她,照顾她。那四位大法弟子来后就一直照顾她,帮她洗澡、洗衣服,给她买营养品。三个月后,这四位大法弟子遭非法冤判关进监狱服刑,这个瘫痪的人就没人管她了。看守所的警察知道,只有大法弟子才会无私的帮助别人,于是就把我调到了这个监舍。虽然没有任何人要求我照顾她,我很自然的就主动承担了照顾这个病人的责任:每天给她端饭、洗碗、洗脸,几天洗一次脚,过一些日子给她洗一次澡、洗衣服。别人都嫌弃她脏、不愿靠近她。我每次给她洗脚、洗澡时,她都泪流不止,不停说:“法轮功姐姐,谢谢你,你们太好了,法轮功太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回,她的家人给她送来一双新鞋,她硬是要给我,我不要;她看到确实鞋的尺码也不合我的脚、穿不了,就哭了,哭得好伤心。我知道,她是真心想要向我表达对我的感激。

有一次,监室的便池堵了。民警拿来一个通便池的工具让我们自己通;监室的其她人都怕脏、不想动手,我拿上工具就干起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干这种活。当时她们都用尊敬、感谢的眼神看着我。

监室里的人大都心情抑郁,有的天天哭,有的还想自杀,我都一一加以劝导。这些事,警察们也都看在眼里。有个看守所所长因我不守“监规”经常打我。一天,监室的两个人利用与该所长接触的机会对她说:“所长,你不要再打某姐姐(指我)了,她心地好善良的……”边说边流泪了,这个所长也低下了头。

从此以后,这个所长真的没有再打过我。

后来我被非法送往监狱。包夹我的是个杀人犯,心狠手辣,迫害过很多大法弟子。就在我关在那里时,她就曾参与迫害死了一名大法弟子。

她对我同样的凶恶,可无论她怎么恶,我都尽量平和、善良地对待她。她经常叫我给她洗衣服。那时我的手长了冻疮,双手烂的不象样子。看着我给她洗衣服时的痛苦,她居然还说:“我看见你这双手直恶心,就想拿刀把你的手砍了!”她的心就这么恶!

我要求自己不被她带动,还是善待她。因为她包夹我的缘故,我们在一起吃饭,菜盛在一个碗里,我总是吃她不爱吃的菜,生活上尽量照顾她。有一次,她对我说:“好像你总是默默的对别人好,从不求回报。”有一次,她对我行恶,我想,象她这样的一大批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人,将来可怎么办啊,下场太可悲了!想到这我就流泪了。我决心尽量不让这些接触过我的人再有犯罪的机会,自己尽量做好,用修出的慈悲感化她们。就在我出狱前一个月,一个“帮教”对我说:“某某某(指那位包夹过我的杀人犯,此时她已不在我身边了)让我告诉你,说你改变了她,将来她不会再管法轮功的事了,你们法轮功才是真正的好人。”

我想要说的话太多太多,我在大法里得到的也太多太多。上面所讲的仅仅是在大法中得到的好处的百分之一吧(找不到可以类比的词)。我的心里有太多想对师尊说的感恩的话,有太多得了大法之后的幸福的感受,可用什么词语都无法表达我内心的真实感受。千言万语,只说一句话:我会踏实的、默默的在法轮大法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