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暴风雪后 哈德逊河冻成冰(视频)

2018-01-09 19:15 作者: 天琴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皮克斯基尔市(Keepskill)河滨公园
皮克斯基尔市(Keepskill)河滨公园。(摄影:天琴)

纽约的冬季似乎年年寒冷破纪录。今年1月初,纽约又遇暴风雪,气温骤降。媒体报导说,哈德逊河冻成了冰。

哈德逊河(Hudson River),是纽约州的一条大河,全长507公里。它发源于纽约州阿第伦达克山脉,正式源头是 “云之泪”湖。“云之泪”这个名字让我想起“大海是神的一滴眼泪”。这些美妙的名字和传说,使我感受到造物主对人类的眷顾,心中充满感恩之情。

哈德逊河由北往南,流经哈德逊河谷,经过纽约市和东河交汇,最后流入大西洋。

我很想看看结冰的哈德逊河,于是,乘大都会北方铁路的火车准备前往横跨哈德逊河的波基普西步行桥(Poughkeepsie Bridge in Walkway Over the Hudson State Historic Park,New York),欣赏哈德逊河两岸雪景以及见识一下冰冻的河面。

波基普西步行桥是壹座被荒废的钢铁悬臂式铁道桥,后来,纽约州政府将它改建成了一座横跨哈德逊河的人行步道 ,长约2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步行桥。游人可乘坐21层楼高的河宾电梯上桥。

在纽约市曼哈顿中央火车站,有一条火车线路叫做哈德逊线 (Hudson line)。我得从中央火车站(起始站)乘火车一个多小时,到最后一站Poughkeepsi下车。

华丽的纽约中央火车站
华丽的纽约中央火车站。(摄影:天琴)

我很乐意乘坐这条线路的火车,因为火车沿着哈德逊河东岸行驶,沿途风景很美。我每次都选择靠窗口的位置。遗憾的是,我每次都无法更早出行,过了早晨,阳光就是侧逆光,或者逆光,在火车上拍摄,很不理想。

在火车上拍的,冰封哈德逊河。火车离河很近。
在火车上拍的,冰封哈德逊河。火车离河很近。(摄影:天琴)

铁路只比河面高出一点点,离河岸很近,有的路段几乎紧挨着河面。河对岸是连绵不断的山脉和峭壁。秋季,一路可以观赏枫叶。 沿途的一些小站,出站就是河滨公园。在火车上,你会看到有乘帆船的,划着小船的、游泳的、钓鱼的人。如果不克制自己的冲动,我真想每一站都下火车逛逛。

今天 ,是我第一次在寒冷的冬季搭乘哈德逊线路的火车。沿途的河滨公园内渺无人烟,我预感不妙,于是上网查了查波基普西步行桥的信息,电梯因为维修不开放,需要从步行入口处上桥,得自驾或乘出租车才能到达。

在人生地不熟的野外,山区,我一般不使用出租车,况且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冬天四点半过后,天色就开始黯淡了。我正寻思何去何从,火车停靠在一个叫做Peekskill的地方,远远看到河滨公园有两个人扛着摄影用的三脚架。于是,我毫不犹豫的跳下火车。

Peekskill离终点站还有7站。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有人在附近,我心里感觉踏实一点。这个大大的河滨公园,一共只有5,6个人赏游。公园内有一个倒立的人体雕塑,人体的比例和结构还是算好的。其作者和说明没看到,或许被雪覆盖了。

公园内好看的雕塑。
公园内好看的雕塑。(摄影:天琴)

公园内儿童游乐场。
公园内儿童游乐场。(摄影:天琴)

公园内。
公园内。(摄影:天琴)

皮克斯基尔市(Peekskill),属于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郡 (Westchester County)。我没有时间参观小城,只是出了站,在站边的河滨公园,近距离看到了结冰的哈德逊河。

小鸟还是鸭子?它们守着很小的水域。
小鸟还是鸭子?它们守着很小的水域。(摄影:天琴)

岸上的雪变成冰与河里的冰连在一起,白茫茫一片。我有时竟然忘了自己是在岸上,还是已经步入河面,冰面很结实。不远处,有鸟叫声,火车鸣笛,还有敲钟的声音。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冰块互相挤压的声音,叽叽嘎嘎,叽叽嘎嘎......

结冰的河面
结冰的河面。(摄影:天琴)

河边的围栏。
河边的围栏。(摄影:天琴)


游人鸟。(摄影:天琴)

河面与岸边被冰连起来了。
河面与岸边被冰连起来了。(摄影:天琴)

枯草冻成了冰花。
枯草冻成了冰花。(摄影:天琴)

亭子。
亭子。(摄影:天琴)

夕阳西下,一辆开往纽约的火车进站了,我跳上火车,沿途观看哈德逊河的夜景。我拿出自带的一瓶水,仰起脖子,让瓶子完全倒过来,竟然还喝不到水,原来,水已经冻成了冰。

左边是河滨公园,右边是火车站。
左边是河滨公园,右边是火车站。(摄影:天琴)

虽然我没去步行桥,可还是看到了结冰的湖面,并拍到了一些镜头,心情很愉快。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