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医院传奇:十年五次病危 市政干部炼功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原在市政府机关工作,三十六岁被提拔为副科长。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事业上想有一番作为时,我逐渐感觉浑身无力,脸色变的铁青。

一天,侄子把我送到医院,刚進抢救室,我就大口大口的吐血。医生查后说:“肝硬化,血色素只有3.5克了。”(正常人11克左右)医生给我输了2800毫升血,见我仍吐血,按常规,这种状态是没有活的可能了,于是下了病危通知,让家属准备后事。

我妻子是医生,知道这种病的后果,一旦血止不住,随时可能死亡。可是,老天不收我,我又奇迹般活了下来。那是一九八六年的事,大病没死,我又看到了人生的曙光。

事隔一个月,我第二次住了医院,症状还是吐血。在抢救室里,医生说我肝硬化比上一次重了,肝门静脉血管变细,血只能往胃的血管里流,把胃血管撑大了。医生告诉妻子:“这种症状千万不能吃硬东西,一点硬的都不行,容易把胃壁细血管划破,造成大出血。”妻子给我做菜时,总是小心翼翼的,做白菜时,得把白菜上硬丝抽掉切成小碎末。期间,我又出现腹积水,肚子大的像孕妇。为了能把血液分流出去,医生给我做了脾切除手术。可是,手术后刀口愈合慢,腹积水严重,不能正常躺着,只能伸着腿半仰着,即使这么躺着都憋得喘不过气来。更可怕的是,脾切除后,刀口一直长不上,一般这种情况是必死无疑的。于是,医院又下了第二次病危通知书。医生把我妻子叫到旁边,说:“你也清楚,这种情况好的可能性极小,准备后事吧。”

我妻子不死心,死也不回家,就在医院治。那时我工资算是高的,每月三百多元,我妻子让医生给输蛋白,一瓶四百二十元,这钱单位不报销的,得自己掏,为了给我治病,妻子到处借钱,家里欠了不少债,就这样,我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第三次住医院时,也是肝硬化造成胃大出血。当时我极度虚弱,站不起来,不能上厕所,体重由一百三十八斤降到九十斤,人瘦的像竹竿。在医院里,除了打针吃药没别的办法,这一套路子走下来不见效,医生再没别的招了。医生跟我妻子说:“像他这样的病人,以前有过几例,都走了。你准备后事吧。”

我妻子拿着病危通知欲哭无泪。在妻子搀扶下我晃晃荡荡的出了院。到了医院大门口,正好刮来一阵小风,我一下被吹倒坐在地上。

第四次住院时,我已说话语无伦次,腹腔积水严重,刚住院医生又一次下了病危通知,让家人准备后事。

第五次住院是一九九六年的一月份,我浑身浮肿,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医生诊断说:“肝急性坏死,脑急性坏死,没有任何希望了。”我在抢救室里被抢救了三天三夜。第四天时,单位三个主要领导来了,他们见我游丝未断,魂魄没去,人已脱相,死亡已是定局,领导跟医生说了些什么,回头对我妻子说:“准备后事吧,不行了。”

妻子每次拿着医生的病危通知书都哭的不行,这一次她看我真没救了,就恳求医生说:“你让他醒过来吧,怎么我也得跟他说几句话。”医生说:“就是醒来了,也不能说话,心脏供血不足,脑子已经坏死,不能说话了。”我妻子放声大哭:“天老爷呀,把我的命给他十年吧,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

那时候,为了给我治病,妻子四处借钱,家里已经欠下很多债。不光家里,后来听单位领导说:“你要在医院里再住下去,单位也拿不出钱了,每年上面拔下来的医药费几乎都被你一人花了,前后有十几万。”

第五次住院时,我就差咽气了,寿衣都准备了,单位人和家族人都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了。可是,我就是命不该绝,好像冥冥之中在等着什么。

一天下午,我的姐姐和外甥女从农村来看我,外甥女说:“老舅,听说你不行了,我来看你一眼。我原来是药篓子,炼法轮功炼好了,现在什么活都能干,你要是能炼也一定有救,这法轮功是修佛的,有威力。”当时我不能睁眼,但心里明白,当外甥女说法轮功创始人是李洪志时,我心里一震,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怎么回事呢?那是在我第二次出院时,我想,自己体质差,到公园里找个什么气功练一练吧。当时公园里练气功的人很多,各种功法都有,我朦胧觉得,气功里有奥秘和博大精深的东西,就在我想要去寻找气功时,脑子里突然出现三个字:“李洪志”。当时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意思呢?李洪志是谁呢?听外甥女一说,原来李洪志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我不知哪来的力量,人一下子精神起来了,我睁开眼看着外甥女,就是不能说话。

外甥女给我放她带来的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又给了我一本书——《法轮功》,我心里有种感觉:“这是我要找的。”我不停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遍遍的听,心里似有股热流在涌动。能翻书时,我第一眼看到师父的法像,发现法像闪着白色的光,我以为花眼了,把眼闭上,再睁开还是闪光,我眼泪下来了,哭的不行,我知道我有救了!

那时还不能坐起来,我躺在病床上就按书上的炼功图比划动作,把五套功法的口诀背了下来,一遍遍的在心里念,我相信这功法的口诀就是有威力的“咒语”,我如获至宝。神奇不断出现:随着我听法和看书,我能坐起来了,能下地了,能自己吃东西了,还能吃点硬的东西了……

医生还是那几个医生,看着我一天天的变化,觉得无法相信:要死的人了,怎么突然恢复的这么快?医生见我身体迅速好转了,也能说话了,就跟我说:“你到普通病房住吧,别在抢救室住了。”他们把我安排到普通病房里。

在普通病房里,我遇到了这样一件事:

一天,我在看法轮功的书,给另一位病人陪床的一个中年人问我:“你看什么书呢?”我说:“法轮功的书。”他说:“哎呀,这可是个好东西!好东西!”我问:“你看过?”他说:“没有。”

接着,他讲了一件发生在他们单位的事:他在一个矿山上班。一天,井口一个搬运工在拉罐笼矿车时,不慎掉进了二百米深的矿井里,大家吓坏了,领导立即组织救援人员下井抢救。谁都清楚,这人抢救上来也是一具尸体,不可能活了。可是,当救援人员下到井底时,见掉下去的那位矿工站在巷道边上。救援人员喊:“你是某某吗?”对方说“是”。救援人员到跟前一看,这小伙子啥事也没有。就问:“你咋啥事也没有?”小伙子说:“我也不知道,就感觉像坐个锅盖似的,忽忽悠悠就下来了。”

原来小伙子炼法轮功!他说的“坐个锅盖似的”就是他在掉下去的过程中师父用大法轮托着他。这件事轰动了全矿,都说这法轮功太神奇了。

听了这件事后,我既震惊又受到很大鼓舞,又在医院住了不到十天,就跟妻子说:“回家,回家炼法轮功去。”医生说:“你是政府干部,就这么出院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我们医院没尽到责任啊!”我跟医生说:“死了与你们无关。”

回家后,开始我心里也没底,我在死亡线上走过五次了,不知道法轮功能不能去了我的病根?我跟我妻子说:“万一我死了,你把我往火葬场一推,千万别说炼法轮功炼死的,我这条命早该没了,咱别给法轮功坏了名声。”

回家后,我天天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原来手是凉的,现在逐渐热了;铁青色的脸,有了红晕;腹水消了;走路有力气了;原来不能吃硬东西,现在吃什么都行。

大法的书我还没看完一遍,大周天就通了:打坐往上颠的厉害,像书上讲的一样,往上颠,往上拔,走路身子发轻。

我十分清楚,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于是,我在家附近找了个宽敞地方,成立了一个炼功点,最多时来点上炼功的有五十多人,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要把大法的福音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受益。

一次,我去医院,又见到了当年给我治病的医生,他们围着我看了一圈,说:“真是不可思议,咱没治好的病,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炼好了……”

有个护士,听说医院里有个病人,医生五次报病危,最后炼法轮功炼好了,她觉得是个奇迹,就一直想找到这个人。她听说我去了,跑过来问:“你真的是炼法轮功炼好的那个人吗?”

我说:“这还有假吗?”她说:“这回我算是见到本人了,我就是想亲眼证实一下,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去年有个农村妇女浑身生癞,流黄水,也是在我们医院治没治好,回去炼了法轮功,七天不流黄水了,肉皮脱落一层后,全好了。你和她,这是我亲眼见到的两个神奇事!”她还说:“你知道吗?以前像你这样的病人住我们院都死了,当初有个给你治病的大夫也死了,你还活得好好的,太神奇了!”

其实每个法轮功修炼人都遇到过许许多多超常的事,只是局外人受无神论毒害,对用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就不理解,不相信。从一九八六年到一九九六年的十年间,我五次住院,回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

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我经历了无数次的骚扰和迫害,精神压力很大,有时候大清早正在家里炼功,警察就敲窗户要進屋搜查;每年的所谓“敏感日”,国保警察、派出所、政法委、街道、办事处、“六一零”……就走马灯似的骚扰,我成了打压的重点对象,成了不“转化”的“顽固分子”。

但是,不管中共怎么打压,在我们这个政府大院和亲戚圈子里,认识我的人对法轮功都特有好感,经常有人说:“我认识的某某(指我),被医院五次报病死的人,人家炼法轮功炼好了,这可不是吹的,现在这人还活着呢,不服行吗?……”我成了活广告。

有一次“六一零”主任找我谈话,严肃的说:“你是国家干部,不让炼就别炼了,你这样做对吗?”他带着要与我进行阶级斗争的神情,想把我这块“硬骨头”拿下来。

我说:“我祛病健身惹谁了?招谁了?我错在哪?”
他说:“你可以学别的嘛。”
我说:“跑步是锻炼身体,打球是锻炼身体,我炼法轮功也是锻炼身体,别人锻炼身体行,我为什么不行?我是五次被医院报病危让妻子准备后事的人,我现在值啦!”

他一看我对大法的态度如此坚定,立马软下来,说:“那你吃药吗?”我说:“有病吃药,没病吃什么药?是药三分毒,没病吃那玩儿干啥?以前,单位的医药费都让我一人花了,我炼功二十多年没吃过药,给国家省了多少医药费?”他无言以对。

临走时他说:“好就在家炼吧,别出去宣传。”

我经常跟我儿子说:“爹这条命是大法给的,不然哪有我们这个完整的家?”我儿子、儿媳和孙子都相信大法,每到过年,儿子全家给我拜年时,都和孩子给我师父法像叩头拜年。我小孙子边叩头边大声说:“给师父拜年了,谢谢师父了!谢谢师父了!”

在师父华诞到来之际写出这段经历,感恩师尊的同时,有许多感慨,也带着心酸,我和我妻子都泪水盈眶。我妻子也是大法弟子。提起我的那段经历,她几次心酸的要流泪,没有我师父的慈悲救度,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修炼这博大和神奇的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和睦的家庭,我的命是我师父给的!我的亲身经历足以见证我师父的伟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