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流星炸北斗,大战乱神州(上)

作者:古金

图1: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云南火流星爆炸天象图,走访目击者确定方位后标注了星宿背景。

      人气: 49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8月5日天象预告的朝鲜战争》一文,引起了很大反响。读者在拭目以待之时,10月4日中秋夜,云南又发生了壮观的火流星爆炸——对于以目测为基础的中国天象文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天象事件,使战争的最终结局更加明朗,但是过程却变得波诡云谲。

当时有不少读者要求解答火流星爆炸的天象意义——我们实在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但是禁不起一再的催问,只好在第三十六章 辽兴宗违誓失天下,宋仁宗因祸得正统》做了笼统的解说:1976年3月8日下午吉林陨石雨,没有形成人类可见的燃烧和爆炸,当年中共三巨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相继殒命,一个时代结束;1997年2月15日子夜,山东鄄城陨石雨,一个小火球从天而降炸成一片小火星,2月19日邓小平去世,又一个时代结束……这次陨星爆炸更为壮观,昭示著中共崩解而灭。那是上天发出的震撼人间的警醒,是对天子和众生违背誓约、背弃使命、糊里糊涂走上逆天之路的警告:灾祸天谴,已不遥远……

图2: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20:07,云南火流星爆炸(网路视频截图)。

为什么只能笼统地说呢?因为《推背图》作者李淳风在《乙巳占》中讲得很明白:“发生的天象必须算出星宿分区和人间的对应,才能分辨出灾祸或者祥瑞是什么”[1]。当时从网路相关视频上,只能确定准确的时间,却不能看出确切的方位和目视角度。天象没有星空背景,就无法深入解读。在笔者考察走访目击者,确定了火流星在星空中的来龙去脉之后,这个最重要天象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一)陨星:出氐炸北斗,大战乱神州

《乙巳占》:“(流星)犯北斗,兵大起。”一般的流星犯入北斗,就预示著“兵大起”,这次可不是一般的流星!天象展现给人间,是以目测为基准的。看图2,这次是一颗大流星、火流星,爆炸时当地亮如白昼,从香格里拉到昆明,方圆千里都看到了它,那对应的“兵大起”该有多大!

《乙巳占》讲:“北斗星,司王命”[2]。王对应天子,也可对应王朝。火流星炸在了北斗星最重要的“斗魁”(如勺子一样的四星)之中,足见这天谴该有多大!

火流星出自氐宿,氐宿代表什么?《汉书‧天文志》讲“氐宿是天子之宫”[3]。也就是这次大战乱,是红朝朝廷招来,主动造成的。

(二)天象有牵连,大战可推延?

图3:2017年10月4日云南火流星爆炸星空背景示意图,预示中华的大战乱。

图3流星爆炸的位置,对应当时地平线下太微垣西边“西上将星”,它们在同一纵向分区。而西上将星,正被两个最大的天罚之星,太白(金星)和荧惑(火星)同犯,意味着西方意义的战事。去年8月5日的天象预告的朝鲜战争一文说: “金火犯太微西上将”,预示朝鲜战争即将发生——注意:这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性,就这一种情况,称不上大战,不用流星炸北斗这样大的天象来预警。

天象预告的朝鲜战争一文选用的2017年10月6日的天象图,见下面图4,是因为图4(10月6日)比图3(10月4日)更凶险(金星、火星距离更近)。

图4:2017年10月与1949年12月天象对比图,两星同犯太微西上将。

天象是循环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在以不同的面貌,重演着相同的主题,所以能从天象中,看到未来的真机。

先天后人,天象在先,带动人间变化在后,这是天象的常态。2017年10月6日的天象,与1949年12月1日的非常相似。1949年双星同犯太微西上将,1950年朝鲜侵略韩国,而后被美国联军击溃,中共“抗美援朝”。应验在一年之内都是正常的,但《乙巳占》中也有几处“远期三年”之说,延期三年就不正常了,超过三年就极不正常,极其少见,但都能找到那些极特殊延期的原因——比如宋太祖为什么能延寿9年?在《逆天而为痛悔迟》中也做了讲述,都有历史的印证。那么2017年10月开始的系列天象,再加上2018年1月13日将出现的典型天象:

图5:2018年1月与1962年3月天象对比,木水火土四星聚,1962年10月中印战争爆发…….

看图5。1962年3月出现了四星东聚的天象。《乙巳占》中讲:“四星聚,天下大动荡,国家兵革起,还有大丧,君子忧,小人大行其道、祸国殃民。” [4]应验在当时印度侵蚀中国西南边境,10月20日中印边境战争打响。大丧等,应验在当时红朝政治运动造成的大跃进、抢民粮、大饥荒,1962年全国各省市因饥饿非正常死亡人数751.8万,其中城市107.8万。[5]

行星聚合,特别是五星聚,在逆天而为痛悔迟系列文章中讲过:行星聚的距离,近代一般放宽到45度(图中经度一格是15度)。行星距离越近,天象意义越强,越远,意义越弱。2018年1月13日的“四星聚”,和1962年一样,都是木火水土四星,但是2018年聚合稍微超过了45度,所以这是一个较弱的天象,容易改变。靠什么改变,根源上要靠天子顺天而行的功德,这些我们已经在天人合一的历史中,多次讲过了。

但是,这个较弱的、从属性的天象,一旦在人间应验了,就不是个小事。李冶统计古代五星聚合天象时讲过:“五星聚距离小,人间用兵少;距离大,用兵多。”[6] 其实四星聚也类似,四星跨度大,牵连的星星多,血光之灾大。还有一点,行星距离小,天象急;距离大,血光灾劫不急,可以推延的时间长。比如755年的安史之乱,对应750年五星连珠的天象,被推延了5年。也就是说:中印之战,容易改变,也容易推延,但是如果红朝继续逆天而行,本来可被排除的、不是事的事,会酿成大灾天谴。

《乙巳占》讲:“流星有芒角的,有声音的,代表上天震怒!”[7],中秋火流星不但芒角四处,还光芒四射,爆炸震惊百里,还造成了当地的轻微地震,可见上天是何等震怒!为何震怒?当然是人间不悟,逆天而为。

《乙巳占》还讲:“怒流星速度快,对应人间的事也快;速度缓慢,对应人间的事也来得慢。”[7]2017年10月4日火流星运行的速度不快,稍慢,所以对应人间的大战,一般说来,可能应验在2018~2019年之间,除非,再被“意外”的力量推延。

(三)分野见真机,朝鲜在哪里?

2017年10月4日火流星炸北斗,连带着金火同犯太微西上将,还有2018年初的木水火土四星聚,这三个天象,在中华天象文化上,对应的中华大战乱,对应在哪里?

天人合一,星空的分野对应着人间的地理区域,所以能从分野中,找到天定的战场所在。但是,天象文化,在逆天而为痛悔迟系列中说过:那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顶尖科技,在唐朝走上了历史巅峰,以李淳风的《乙巳占》和《推背图》为代表;而后就开始回落,到宋朝就完全丢掉了真传,宋真宗签订耻辱的澶渊之盟的根源之一,就是他信赖的司天监,对三大天象全部错解;到了近代,天象就被当成迷信嘲弄了。正因为这是天道,才会招来背离天道者的嘲笑。

人间的理念离天象太远了,但是为解出这些天象,必须得把相关的天道展现出来——我们这里不是搞政治,不涉及国家民族纠纷。对修行的人来说,心里不能沾染人间的政治和纠纷,没有敌对,慈悲众生,哪个国家地区的生灵,都是众生,都是慈悲挽救的对象。

1. 尾、箕分野在燕,包括朝鲜半岛

《乙巳占‧分野占》:“尾、箕二宿,分野在燕地……北起辽西,南抵涿郡(今河北涿州),西至雁门(今山西省代县),东达朝鲜,乐浪、玄菟、朝鲜三郡,都是汉武帝设置的,都是燕地的范围,属于古幽州。”[8]

朝鲜古代属于中华,汉武帝时期在华夏的版图之中。清朝时,朝鲜还是中华的藩属国,中日甲午战争后,清朝被迫割掉了朝鲜半岛和台湾——那是一个不被后世认可的不平等条约。“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人间的事,而天道是恒定的,不会随着不懂天道的人间变来变去。所以在天象上看,朝鲜半岛没有独立的国家,都属于中华,都是中华天下的一部分。

2. 古代朝鲜半岛,属于中华文化体系

图6:韩国天象图,韩国完全沿袭、效仿了中国的天象文化。

朝鲜、韩国的古代传统文化,基本都是效仿古代中国,特别是韩国的天象文化,完全沿袭中国的。他们在天道上看都是华夏儿女,在文化上都是一个体系的。

这就是为什么1950年的朝鲜战争,要体现为图4的“太微垣西上将星被犯”,因为在天道角度、天象上看:朝鲜、韩国是中华的一部分,不管中国大陆出不出兵,他们的战争都应验在中华的天象图上。只是不知道这个天机的人,会认为这个天象只对应着中国大陆出兵,加入了朝鲜战争。(未完,待续)

注释:

[1](唐)李淳风,《乙巳占》:“推其分野,以辨灾祥。”

[2]《乙巳占》:“一居中央,谓之北斗,动变挺占,实司王命。”

[3]《汉书·天文志》:“氐,天子之宫。”

[4]《乙巳占》:“四星若合,是为大荡,其国兵丧并起,君子忧,小人流。”

[5] 2005年11月,香港《争鸣》杂志报导称,中共中央于当年九月对1959年至1962年档案解封,但只准有限的高干接触这些档案。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被编辑整理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这些档案显示: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8万人;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72万人;1961年,全国各省市有132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211.7万人;1962年,全国各省市有751.8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8万人。根据以上资料,1959-1962年全国因饥荒非正常死亡3755.8万人(其中城市687.3万人,只占18.3%)。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解密资料遗漏了1958年的资料,1959年的资料也少统计了12个省区。如果加上这些资料,非正常死亡人口总数可能超过4000万。

[6] (元)李冶,《敬斋古今黈》,北京:中华书局,1995年版,卷五(黈,音头,三声):“五星聚,非吉祥,乃兵象……五星聚少则用兵少,五星聚多则用兵多。” 李冶(1192-1279)元朝数学家,字仁卿,号敬斋,真定府栾城县(今河北省石家庄市栾城区)人。

[7] 《乙巳占》:“凡流星有芒角者及有声为怒,色润而迟为喜。疾则事速,缓而事迟。”

[8] 《乙巳占》:“尾、箕,燕之分野……东有渔阳,右北平,辽东、辽西、上谷、代郡、雁门,七郡,并秦置也;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阳、北新城、固安、涿县、良乡、新昌,八县也(涿郡,秦置也。);及渤海之安次(安次,县也;渤海,汉高帝置之。),乐浪、玄菟、朝鲜,三郡并汉武帝置之,皆燕之分也,属幽州。”@#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谁能改变天象呢?前面我们也讲过,只有人间天大的功德和天大的罪恶才能改变天象。天大的功德,能改变天象注定的厄运,就像宋太祖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变祸为福,开创盛世;天大的罪恶,能把注定的福份变为天罚,就像宋太宗弑兄篡位,犯下杀佛之罪,命里天大的辉煌尽毁,丑态尽出,恶报六世追索……
  • 1075年,辽道宗为“不动干戈收复国土”歌功颂德,却不知道亡国的天谴就此来临。我们在《第八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中讲过:澶渊之盟是宋辽两国立下的毒誓,双方立誓要子孙世代遵守,谁违背,谁不再享国,遭天灭神杀。
  • 上一章我们讲到:五星连珠聚东方、福星高照东上相,上天在给北宋赐福,本来注定了首席宰相王安石的大福份,让北宋变法强国,可是王安石不遵历史规律,胡乱变法,逆天害民,受到天谴而不悟,还提出了“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口号,继续逆天而为。大逆不道的结局,必然是天谴。
  • 1067年10月五星聚于东方,跟随水星进入太微垣星区,显然是中原之国北宋变法强国之兆。在这个天象下,20岁的宋神宗即位还不满1年,他雄心勃勃,自然地谋求变革,改变朝廷财政亏空、国力疲弱的现状,以实现他富国强兵、收复失地的远大抱负。
  • 所以,王安石变法,是上应天象,随天象而来的人间变动,宰相主持变法使北宋强国,使天下臣服——可惜,因为王安石逆天而为,不但毁了北宋的盛世,还被历史上定为“北宋灭亡的祸首”。
  • 宋朝没有违约,而辽朝背盟了——1042年初,辽兴宗派使者到宋朝索要领土,就是背盟——毫无疑问,当应验辽朝先皇的誓词:“‘如果背盟,不再享国,上天昭昭,天人共杀。’我契丹皇帝不才,敢遵此约,谨当告于天地,誓之子孙,谁要背盟,神明是杀。”
  • 今年八月十五中秋夜,云南火流星空爆的视频火遍华夏。相隔数百公里的云南迪庆、丽江、大理、保山等地,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天象奇观:一个亮点划破夜空,迅速由西向东,越来越亮,数秒钟之内穿越云层,由小变大,亮度超过了东方的满月,色彩变幻之时,突然爆炸,而后坠地。
  • 1006年的天象,是中国古代夜空中最亮丽的。荧惑守心昭示著中华的正统天子,还伴随着超新星爆炸。超新星爆炸是世界范围内佛教国度和该国佛教的大劫数,以这个佛教的天劫,映衬萧太后在华夏大兴佛法的辉煌,5000年的历史,天象仅此一次。
  • 一个为佛法平反、大兴正法的天子,天大的功德,足以改变天象,开创命里没有的辉煌,打谁都能打下来,命中的大败也能变成奇迹的完胜。一个延续灭佛的天子,一个逆天害佛的国家,谁都想打你,谁打你都是顺天行道。不但命里的辉煌尽毁,兵将臣民、后世子孙都跟着倒大楣。
  • 《逆天而为痛悔迟》的上部,我们讲到的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太子刘劭,后周世宗的柴荣,都是鲜明的例证。他们都觉得自己聪明,不信天意的预言能实现,柴荣甚至主动消除预言的隐患,可是越消除,它越逼近,越挣脱,天网越收紧。后人总认为自己不会像前人那么糊涂,但是如果不顺应天道,一意孤行,必然掉进天网。
评论